与分界时代共舞

汤唯黄沙沙漠,夕阳孤烟,骆驼铃的声音显示了丝绸之路的繁荣。

这种古老而有意义的繁荣自然产生了原始的金融服务。

丝绸之路上出土的唐代小额贷款合同内容如下:一位名叫龙慧奴的居民从另一位居民左崇禧那里得到30块丝绸,月利率为4块丝绸。如果他不能按月支付利息,他必须每月多付一块丝绸。如果左崇禧在某个时候收回丝绸,龙慧女必须立即归还。如果借款人收回债务,他的妻子和孩子以及其他被列名的人将为他偿还债务。

这份合同被翻译成现代金融语言:年利率为160%;债务可以随时收回,相当于活期存款;如果延长,利率将提高到200%。如果有违约的共同担保。

显然,这都是高利贷,每个条款都是霸王条款。

然而,从中也可以看出,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自古以来就存在,并一直延续到今天。

为什么这个叫龙慧奴的居民要承受这么高的利率和苛刻的条约?简而言之,这是因为没有渠道,他的个人信用无法量化。

不幸的是,这种现象在多层次金融体系建立一千年后仍然存在。

然而,2014年全年,自上而下的工作仍然是降低融资成本。

长江商学院前金融学教授陈龙在担任蚂蚁金融集团首席战略官之前的最后一次演讲中举了一个唐朝贷款的例子。他认为这是一个做不同种类金融的黄金时代,他说的是不同的,那就是互联网金融。

但这不是同一种金融。在过去的两年里,聚光灯一直很强,就像蚂蚁摇动大树英雄一样,普惠金融具有深远的意义。

尽管目前的规模不足以撼动整个银行体系,但它引发了一波创新浪潮,这一浪潮在2014年更加猖獗。它还加剧了银行债务方的非中介化,降低了银行低收益存款的吸引力,即银行债务成本上升和存款增长率下降。

同时,资产端的脱媒现象也日益纵深,银行贷款虽仍是中国社会融资的主要组成部分,但比重在逐年下降。与此同时,资产侧的脱媒现象也日益加深。尽管银行贷款仍然是中国社会融资的主要组成部分,但其比例正在逐年下降。

脱媒是不可阻挡的。”智者不时改变,智者遵守规则.”这是银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要求。在非中介化时代,我们如何变得明智?如何成为一个知者?在脱媒的背景下,哪种金融机构会受益最大?脱媒的经验可以借鉴。

普遍认为,中国目前的市场环境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的美国相似,美国银行存款脱媒的历史路径对中国未来存款结构的演变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20世纪60年代末的美国,随着通货膨胀加剧,银行受到利率的限制,竞争力下降,金融脱媒开始。

储户将资金从银行转移到利率自由的金融商品上,大型工商企业在资本市场上转向直接融资,银行的中介作用有限。

然而,由于监管不力,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发展迅速。他们可以向公众提供非常广泛的金融服务,如抵押贷款、债券等服务,这些服务可以直接与传统银行服务竞争,而他们自己的传统非银行服务,如债券承销、保险、金融租赁等,则不能由商业银行提供。

国泰君安分析师邱华冠认为,从1980年到1982年的短短三年间,美国活期存款的比例从40%大幅下降到25%,这种情况很可能发生在中国。

多年来,中国一直提出将间接融资转变为直接融资的口号。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一直建议大力发展债券,增加直接融资比重。然而,在过去的15年里,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是有增长的趋势。

直到像美国这样的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深入,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许多宝月式的货币基金才受到高度赞扬,脱媒剧逐渐达到高潮。

“脱媒”剧与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加快密切相关,其背后的原因是全社会资金供求出现了一个转折点。

主要原因是外汇贡献导致国内资本供求关系逆转。

此前,中国的外汇贡献增长率一直高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出口行业也发展迅速。央行的被动投资带来了基础货币的大幅扩张,这也使得银行拥有了大量的可贷资金。

然而,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外汇流入率迅速下降。虽然2014年11月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545亿美元,但11月新增外汇流入仅为22亿元,远低于10月的611亿元,也远低于此前的数十亿元规模。

现阶段,融资的重点从“如何找到需要借款的人”转向“如何找到愿意贷款的资金”,从而导致人们对“个性化”融资收入的需求。这是网络金融流行的原因,也是利率市场化的核心原因。

显然,余额宝类网络金融产品以“低门槛、高流动性、高回报”的特点强势亮相,将部分闲置活期存款转移到货币市场。

而各种“土豪”互联网公司推出的小额贷款产品也帮助现代龙慧女摆脱了“霸道总裁”的冷漠,享受到了“定制”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银行无法摆脱“高水平”的负担,因为贷存比、准备金率、资本充足率等杠杆比率指标限制了空的范围,限制了银行灵活处理收复失地,脱媒势不可挡。

为了突破表内融资的杠杆限制,银行推出了负债侧金融产品,并在资产侧发行了各种非标准产品,突破了杠杆比率,发展迅速。

当然,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脱媒”,利率会更高。

事实上,为了防范风险,监管部门对银行财务管理和非标准产品进行了监管,社会融资成本一度居高不下。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一直呼吁发展直接融资。他分析说,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已经成为嵌入基金供应商和基金需求者之间的卖方垄断。2014年6月,“各种存款”余额达到113.6万亿元。根据存贷款基准利率3个百分点的利差,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获得3.4万亿元的利息收入,比2013年底增加3000亿元左右,比2000年底增加3万亿元左右。

真实企业的融资成本没有降低,反而大大增加了。

在存贷款机制的作用下,中国M2总量继续快速增长,货币乘数继续扩大。

到2014年6月,M2与M0的比率从1999年的8.74倍增加到21倍以上,M2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超过2倍,给宏观经济调控和货币政策选择造成巨大困难。

他强调,债券(尤其是公司债券)必须回归直接融资,必须利用金融脱媒机制迫使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转变业务,推动利率自由化进程。

如何与它共舞,扮演一个压力角色,自然是由于优秀的客户体验、低门槛和适当的创新,互联网金融已经繁荣了近两年。

金融脱媒是不可抗拒的,银行应该如何转型?

在中国银行业协会(China Banking Association)发布的最新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4)中,银行家普遍认为,增加存款是首要压力,增加对电子银行渠道的投资已成为应对互联网金融发展的首选。

然而,当了多年的“大哥”,他自然不会等死。2014年,供应链金融除了对自身组织结构、国际化战略、不良贷款控制和不良贷款率进行传统调整外,还受到了中国银行业的广泛关注。

供应链金融比互联网金融出现早很多年,“但正是互联网的创新彻底改变了金融业的风险观念。

招商银行副行长唐智宏认为,最初的焦点只是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资本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现在对业务流、资本流、物流和信息流的研究也改变了风险控制的水平,使供应链金融有了一个可实现的在线风险管理机制。

加强银行间业务和银行资产管理业务。

银行间业务的发展重点仍然是传统的票据业务和银行间拆借,但创新的银行间业务形式却由此衍生出来,如“委托定向投资”和“收益互换”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表示,近70%的银行家认为未来应重点关注理财产品的投资管理,理财产品的投资主要投资于国内货币市场,如国内贷款、回购、银行间存款以及国内公司和企业债券等其他资产。

在业务方面,邱华冠认为,作为基金托管人和代理人,可以引入存款账户创新来规避利率上限控制,获得中间业务收入。

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大型可转让存单(CDs)市场刚刚起步,货币基金组织T+0的实现并不主要依赖于美国流动性高的CDs市场,而是依赖于可以无条件提前支取的银行协议存款(包括银行间存款)优惠制度。

如果取消这项优惠,将大大增加货币基金组织流动性管理的难度。

展望2015年,并不是所有的都是坏消息,即使是在去中介化和加速利率自由化的背景下。

消息人士称,商业银行法的修订已经提交,其中包括取消贷存比和放开混业经营。虽然法律的修改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平安证券认为更有可能进一步放宽贷存比,试行单个银行的混业经营。

也有大额可转让存款证,或扩展到普通个人和企业。

央行2014年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高、融资难的困境。然而,利率市场化的快速推进无疑会提升整个社会的利率水平。人们希望银行将来需要更多地依赖稳定的积极负债。裁谈会是一个重要的方向。

此外,在信贷资产证券化从登记制度向备案制度转变后,2015年将引入更多的制度突破和两项基金。发行规模预计将翻倍,或者引入财务管理资金,或者将资产证券化投资纳入PSL担保品,这将有利于市场规模。

2015年,监管部门可能进一步放宽坏账核销,加快银行资产周转。

此外,私人银行将在试点基础上得到促进,预计将颁布银行破产条例。

深圳前海伟忠银行已由深圳银监局正式开业。

财政管理的刚性支付、地方政府债券和公私伙伴关系债券的大规模发行也有所突破…尽管有压力,但不可忽视的是,2015年仍将充满积极的能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