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庭召唤吴淑珍紧急入院

第一夫人吴淑珍在15日上午准时出庭参加听证会,离听证会还有一个多小时。大约上午11点10分,她突然感到不舒服,怀疑是因为筋疲力尽而昏厥。她在随行人员的陪同下走出法庭,被送往国立台湾大学医院。现场一片恐慌。

据东森新闻综合报道,备受瞩目的国家机密费案于15日上午9点30分首次开庭。第一夫人吴淑珍准时出庭。没有化妆的吴淑珍看起来脸色极其苍白。进入法庭后,她不停地咳嗽和搓手。当主审法官询问她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开庭时,吴淑珍回答说“是的”。主审法官还特别提醒吴淑珍,如果她在诉讼过程中不舒服,她可以随时询问。

尽管吴淑珍在听证会上总是表现出不舒服的样子,但他还是熬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要求休息。直到休息时间,他才昏过去。随行人员跑出法庭,赶到医院。

早上,吴淑珍在两辆领头的汽车的带领下,于9: 25到达台北地方法院,并通过博爱路的大门进入法院。

面对媒体对该案的询问,吴淑珍一言不发地径直走进法庭。今天,她的妻子没有穿粉红色厚外套,她的衣领竖起来保暖。她脸色苍白,身体不适。

吴淑珍一直身体不好,在法庭上不断打哈欠和打喷嚏。然后医疗小组测量了她的血压。收缩压仅为72,舒张压为50。由于血压极低,医疗队提出了送她去医院的建议。

紧急医疗后送后,主审法官蔡守勋曾向医疗队询问吴淑珍的情况。医疗小组回答说,休息一两个小时后血压应该会恢复正常。主审法官还说,如果妻子能在短暂休息后应付体力,她希望继续完成听证。如果她不能出庭,她不会被排除在医院接受讯问。

辩护律师因玩花招而受到法官的斥责。吴淑珍和其他人没有对国家机密费案认罪。庭审于15日开始,但不到一个小时就有火药的味道。

由于包括吴淑珍在内的四名被告中的七名律师能力相同,要求被告在回答问题之前先看完起诉书的全部内容,主审法官蔡守勋和指定法官徐千惠对此感到不悦。他们指示律师不要当场干预考试。最后,法官问吴淑珍是否认罪。吴淑珍回答说“无罪”。其他三名被告也没有认罪。

这一引人注目的司法案件今天登上舞台。吴淑珍和其他四名被告的律师试图在程序问题上拖延时间。七名律师一个接一个地说,他们没有看到起诉的全部内容,在被告能够发言之前,他们必须看到起诉的全部内容。

这时,主审法官蔡守勋不悦地告诉律师,“我只能征得我的同意才能说话”。否则,它会干扰检查,现场充满火药。法官训斥后,法庭又安静了。

后来,当法官问吴淑珍是否认罪时,吴淑珍回答说“无罪”。其他三名被告,包括前总统办公室主任马永诚、总统办公室主任林德勋和总统出纳陈振辉,也回答了同样的问题。

第一夫人吴淑珍于15日9: 25抵达台北地方法院,为中华民国第一夫人作为被告出庭创造了先例。

考虑到妻子的特殊身体状况,台北地方法院特别安排她通过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的无障碍空门,直接乘电梯进入台北地方法院第七大法院。

吴淑珍面容显得有些苍白,她穿着粉红色厚重外衣,领子也立起来保暖,由于她入庭时不断咳嗽,引起审判长关切,特别提醒吴淑珍注意身体状况,「不舒服的话随时讲」。吴淑珍的脸看起来有点苍白。她穿着一件厚厚的粉红色外套,衣领竖起来保暖。当她进入法庭时不断咳嗽,主审法官很担心。吴淑珍被特别提醒要注意她的身体状况,“如果她觉得不舒服,随时开口”。

此外,吴淑珍的律师名单上原本没有知名律师,只有廖学兴和杨万芳。然而,顾李雄今天也出现了,表明被称为第一家族的帝国律师的顾李雄仍然在法庭上迫于压力为吴淑珍辩护。

作为对这次听证会的回应,法院设立了50个记者席位和30个人民席位。新司法大厦6楼的礼堂装有同步视听传输系统,为记者或没有公开听证会的人提供450个座位。然而,公众的出席没有外界热情,只有大约100人坐在450个座位上。媒体记者和保安人员占了450个座位的一半以上,法律专业的学生补充说。因此,实际出席听证会的人并不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