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将陷入“十年动荡”

李克强总理几天前在大连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中国有能力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

但这一保证更多的是政治性的,而不是经济性的,也难以令人信服。

相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和财政部长楼继伟日前在G20会议上表示,他们可以更好地展示中国经济的真相。

周小川承认,中国股市充满泡沫,泡沫已经破裂。另一方面,楼继伟透露,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困难之中,至少还需要五年甚至十年的动荡。

从6月中起的第一次股灾至8月下旬第二次股灾,中国经济变化之大(股灾和人民币贬值)和速度之快(经济急速下滑),可说是1989年以来之最。从6月中旬的第一次股市崩盘到8月下旬的第二次股市崩盘,中国的经济变化(股市崩盘和人民币贬值)及其速度(经济快速下滑)是1989年以来最大的。

从周和卢的话,再加上过去两个半月的动荡,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真实情况。

首先,股市泡沫破裂。

在6月12日股市崩盘的一年前,上证综指上涨了150%,因为政府强烈鼓励公众入市,导致泡沫。

第一次股市崩盘后,政府向市场注入资本,试图拯救市场,但投资被专业投资者吞噬,他们失去了妻子和士兵。到8月中旬第二次股市崩盘时,政府知道注资不是减少注资损失的方法。

其次,债务改革失败了。

政府鼓励公众购买股票,目的是扩大股票市场,增加股票市场的资本,允许负债企业和地方政府从股票市场筹集资金,逐步减少债务。政府一厢情愿的想法是,如果股市持续繁荣几年,负债累累的企业和地方政府将有机会清理债务。

然而,由于股市泡沫破裂,这项债务改革计划失败了。

第三,经济转型不顺利,经济放缓超出预期。

一年多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目的是将原来的投资和出口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基于内需和消费的模式。

然而,投资下降,制造业和出口放缓超出预期。今年7月和8月,制造业跌至6年来的低点,7月份出口骤降8.9%。另一方面,本应加速增长的消费和服务业增速低于预期,而作为经济增长主要引擎之一的房地产市场增速也低于预期。

目前,形势形成了双重压力:原有的增长势头迅速消退,新的增长势头无法提振。这两者的结合加速了今年夏天中国的经济衰退。

第四,7%的增长率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

尽管中国经济发生了25年来最大的变化,但中国政府仍表示全年可以保持7%的增长,但西方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这一目标无法实现。例如,花旗银行自今年年初以来的几份报告坚称,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仅为4%左右。

实际情况是,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被打破,但新的增长模式无法建立。难怪经济学家不相信中国能保持7%的增长。

李克强说,中国政府有能力处理问题,政策工具箱中有许多可用的工具。

但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首先,货币宽松政策(QE):李克强说不会采纳,因为QE对经济结构改革无效,并有其他不利反应。

第二,降息:中国政府已经降息四次,任何进一步的降息都不会有效。

第三,人民币将再次贬值:8月11日的贬值证明,贬值将导致大量资金从中国撤出。

第四,注入资本拯救股票市场:也有困难,因为投资股票市场只会让专业投资者受益,政府投资的损失也会一样大。

第五,刺激经济的措施:政府投资基础设施以刺激经济,但这些措施也有困难。2009年投资4万亿元,造成企业和地方政府产能过剩和债务,至今尚未消除。如果政府现在被迫大举投资,它可能会重蹈覆辙。

1990年,日本股市和房地产泡沫破裂,导致了失去的十年。中国的2015年会变成日本的1990年吗?2015年的中国经济和1990年的日本经济有许多相似之处。

例如,股市泡沫和泡沫破裂;另一个例子是,泡沫破裂后,日本政府对经济保持乐观,没有看到泡沫破裂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现在,中国股市崩盘后,政府也非常乐观,坚持7%的担保。

当然,目前的中国经济也不同于1990年的日本。

例如,有一个巨大的中国和一个巨大的经济发展。网易彩票落在空之间。与当年高度发达的日本不同,日本空之间的扩张并不大。

楼继伟表示,中国经济将陷入10年的动荡。

这种情况可能不是失去的十年,但中国经济动荡至少有两种可能性。

首先,由于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已被打破,7%的增长率无法得到保证,中国政府可能被迫接受现实,承认增长率已降至6%,甚至4%或5%。

李克强在大连的讲话显示,这种增长多少是可以接受的。首富王健林也呼吁中国政府面对现实,接受6%甚至5%的增长率。

其次,由于经济刺激措施的困难,政府将无法像2009年那样全面促进经济发展。它只能提供选择性刺激。一些领域将得到帮助,而其他领域将被牺牲。例如,政府将不再注入大量资本来拯救股市。

发表评论